当前位置:阳谷广电网 > 新闻中心 > 社会 > 调查显示:65.0%受访者建议设立网络授课评价机制
调查显示:65.0%受访者建议设立网络授课评价机制
时间:2016/4/8 来源:中国青年报 作者: 点击:881    

  近日,一则“在线教师1小时挣万元收入超网红”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对在线辅导的关注,也引起了人们关于“公办在职教师参与在线培训是否合适”的讨论。

  上周,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,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61.9%的受访者表示周围孩子使用在线辅导课程的情况普遍。65.0%的受访者认为只要学生能收获知识并进步,在线教师“收入过万”并无不妥,也有47.2%的受访者担心在线辅导课程会使教师轻视本职工作。65.0%的受访者认为应设立网络授课评价机制,合理筛选名师。

  50.8%受访者表示全职在线辅导教师的授课效果最好

  河北省石家庄市一位全职妈妈张莉表示,自己的小孩报了两门在线课程,“最近在线辅导课程确实挺火的,我们小区好多家孩子都上过在线辅导课程。一堂课下来才十几块钱,而且课堂内容能反复听,比家庭教师的性价比高多了。”

  家住吉林的周贤(化名)是一名高校教师。几年前,她的儿子面临高考时,周贤就给儿子报过北京某重点中学的“网络学校”。

  调查显示,61.9%的受访者表示周围孩子使用在线辅导课程的情况普遍,其中16.5%的受访者表示非常普遍。表示情况一般和不多的受访者分别占22.3%和15.7%。

  周贤坦言,几学期下来,儿子成绩“提高很快”,最终考入中南大学。至今,她仍对“网络学校”念念不忘,认为在线辅导效果极佳。

  调查显示,认为在线辅导课程效果好的受访者占44.1%。其中,“效果很好”和“比较好”的分别占7.4%和36.7%。41.9%的受访者认为效果一般。14.0%的受访者认为效果不好,其中1.3%的受访者认为“效果很差”。

  哪种老师的在线辅导课程效果最好?数据显示,50.8%的受访者表示全职在线辅导教师的授课效果最好。其他依次是:在网络平台兼职的中小学老师(46.0%),在网络平台兼职的高校教师(36.9%),在网络平台兼职的高校学生(13.4%)。

  65.0%受访者表示只要学生能收获知识,在线教师“收入过万”并无不妥

  对于一些在线辅导教师收入过万的现象,张莉认为是合理的,“每节课十几元甚至几元,收费真的不多。而有些在线辅导教师收入高,正说明了他们是受学生欢迎、效果被认可的,多能多得。”

  调查显示,家长普遍看中的还是在线辅导的效果。针对在线教师“收入过万”的现象,有65.0%的受访者表示,只要孩子因此掌握知识并进步,就无不妥,46.7%的受访者认为教师用自己的知识换取财富,应当尊重。也有42.6%的受访者担心,在线教师收入太高,会打击专职校内教学的教师工作积极性,还有17.9%的受访者认为此现象可“倒逼”教师薪酬待遇改革。

  针对一些在校教师同时进行网络授课的情况,48.0%的受访者担忧教师时间精力有限,顾此失彼,影响在校授课质量。22.8%的受访者则并不担心,认为校内教学注重优劣评级考核,教师不会轻易懈怠。27.6%的受访者则表示因人而异,与教师个人素养有关。

  面对在线辅导高额收入带来的诱惑,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技术学院教授余胜泉认为,公办教育机构在加强纪律约束的同时,应当改革人事体制,采取可流动的聘用制聘任老师。此外,还需要压缩隐性福利,将其货币化,明显提高教师的工资,而不是用低工资、高福利将教师与学校捆绑在一起。

  余胜泉表示,应当“截然分开公共服务与市场化服务”。一方面,在线辅导属于市场化的服务,在“互联网+”的作用下,可以满足学生、家长的实际需要,并且教学同时保证大规模和个性化,值得提倡。但从另一方面讲,中小学公办教师处于提供公共服务的行列中,就不能“拿着体制内的好处,又去体制外谋取私利”,教育的基本公共服务质量要由国家和政府的教育机构承担。

  65.0%受访者建议设立网络授课评价机制

  张莉认为,在线辅导课程的兴起,更是兴起了在线教师这个职业,激励更多非专职教师人员去研究怎么才能做出让学生喜欢、接受效果更好的教学方式。“在线课程更是让许多不能接触名师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一定程度上对平衡教育资源有帮助。”

  在对在线辅导课程大加赞赏的同时,周贤也表示,不可忽视的是在线辅导课程的质量参差不齐,当初自己在选择的过程中也绕了很多弯路,经历了反复多次的比较才找到了合适的培训机构和课程。

  对于在线辅导课程的态度,47.2%的受访者认为在线辅导会使教师轻视在校的本职工作,41.2%的受访者认为不懂的地方随时回放,价优效率高。其他还有:学生校内听课认真程度会降低(39.5%);均衡教育资源,弥合鸿沟(38.4%);在线授课师资无把关,质量难以评判(38.3%);网络游戏多,学生无法认真听课(20.9%);增加了教师收入(14.0%)。

  余胜泉认为,课程好不好是市场决定的,学生和家长会根据现实需要选择合适的课程,对于监管部门来讲,要“改变计划经济的思维”,通过充分的社会竞争筛选优秀的课程。“政府不要过多的行政干预,负责监管底线,比如不得伤风败俗、没有限度地恶搞经典,为了迎合学生而讲猎奇故事等。”

  为规范在线辅导市场,65.0%的受访者建议设立网络授课评价机制,合理筛选名师。

  余胜泉也表示,对于在线辅导平台,应当提供透明、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,使优质的课程在平台上生存下来。

  其他措施还有:区别对待中小学教师和高校教师授课(46.6%);让传统教学和在线授课有效结合(45.5%);设定标准,规范在线辅导课程(30.8%);禁止教师在学校之外的地方授课谋利(27.5%)。

  在“互联网+”的支撑下,余胜泉认为,公办学校的公共服务有义务做到高质量,并为学生提供选择的空间。“既然类似在线辅导这样的市场中有优质的教师和课程,公立学校完全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,用统一的财政拨款向市场购买服务,使贫困学生得到帮助。这样,学生可以得到全面发展,公共教育服务也可以在市场的帮助下,覆盖更多的人,同时做到更有个性化。”他说。

  受访者中,7.4%为在职教师;4.9%为在线辅导教师;59.8%为学生家长;7.2%为学生。

 
新闻推荐
文化与旅游
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|节目预告|主持人|企业信息|文化旅游

版权所有 阳谷广电网 备案号:鲁ICP备 1501251

  阳谷广电网